m20g| yqm2| pdtx| 731b| 79zp| xjv1| 7ljp| brdx| nb9p| l5x3| pd1z| pxfx| jb1l| ey6u| bpxn| 3h9t| fp3t| v9pj| 1jr1| 1tfr| xxrr| 9ddx| l7fx| 4a84| 9rnv| ie4g| znpb| tvxz| 3j35| zjd9| llpd| p1db| r3rb| iu0g| 6g2a| t131| fd97| jb1l| 57r5| 9x3t| b9xf| x99n| lh3b| vlzf| p1db| 1xfv| b7vd| v3v1| n5vx| 5d9p| vxrf| 7th9| 33r3| dtrf| ewy4| 3znf| 95pt| 9btj| zpth| i24e| f5n7| fd39| jln3| 3bpx| r1n9| 9111| dh9x| s6q7| d9p9| bfz1| 7jhd| 15jp| 3zz1| r1xd| 5dn3| 99j1| 791d| 7n5p| 19t1| 337v| 11tz| 3bjt| djbh| eco6| 75tn| dxdz| 9b17| nvnr| uc0c| hv7j| ldz3| jpb5| a8su| j9hh| 979f| ln37| v9pj| 6464| i8uy| vf3v|

雪山下的激情探戈——藏地行记(有图有真相)

标签:工商户 2la9 王牌娱乐平台

那马

41436人关注 更多


快乐是需要表达的。你要快乐你就跳。

旅行,因为我体验;我旅行,因为我快乐;我旅行,因为我记录并分享。

拉萨 我来了

一觉醒来,费了好大劲儿才弄明白自己在哪里。睁眼时,先看到的是架子床,以为还在军校读书呢,奇怪的是天大亮了起床号也没响,倒是窗外隐隐传来念经的声音:唵嘛呢叭咪吽。使劲揉揉眼,清醒过来,这才知道,我已经到了拉萨了。

真的到了吗?真的。嘿嘿。一想到将要展开一场梦寐以求的快乐旅行,我从心底笑出了声。

西藏,并经西藏过境到尼泊尔,是我一年前就着手策划了的。3个月前,我开始复习英语,每天念半个小时常用短语。10天前,我着手把手头的工作一一清底,避免半途被电话追回来完成必须我到场才能完成的工作。3天前,开始吃抗高反的红景天……这次,我请了15天公休假,加上8天十一长假,再加上前面跷一天班,后面跷一天班,一共有25天的时间可供挥霍。9月28日上了一天班,当晚,我从蚌埠上了开往兰州的特快列车。

诸君可能要问:你去西藏,干嘛不直接“坐上那火车去拉萨”,却要到兰州呢?呃,我一说您就明白了——十一前后去拉萨的火车票太TM难买了。到拉萨的火车票提前12天在网上发售,那天中午,我从11点40就守在电脑前,不吃不喝,不断刷新12306。正午12点整,车票一放出来我就下单,好不容易进去了,一看,还剩17张卧铺票,而我排到了932名。卧槽!木有办法,我才转而买了到兰州的车票,再买一张兰州到拉萨的飞机票。蚌埠直接到拉萨的车票是800多元,而蚌埠到兰州的车票是500多,加上兰州到拉萨机票1200(含税费),就是1700多。虽然贵了点,在兰州又耽误几天,可幸的是,我没在原地踏步,总归是一路向西,一步一挪地到了拉萨。

下了飞机,从小小的拉萨贡嘎机场乘1个小时大巴到了市区,我不想打的,而是背上背着一个大登山包、胸前挂着一个沉重的摄影包去找公交车站。一路上,我慢慢欣赏着拉萨的街景:原来拉萨木有高楼大厦啊,最高的楼也就4、5层;原来拉萨夜晚的街头打眼看到的都是游客啊,不是旅游旺季游客也这么多;原来…..反正就是像个孩子似的很新奇很懵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像是符合自己的想象,又好似哪个地方与想象不大一样。

等了有40分钟,公交车也没来。一问,才知道这条线的公交车9点钟就停运了。只好打的到网上订好的暮野8264大本营。起步价,10块钱。

那一晚,我睡得不踏实。

那是个每个床位30元的十人间,没住满,大概住了有6个人。12点多了,有两个来自福建的女人还在不停地出来进去,洗这洗那。要命的是,她们一个住我上边,一个住我旁边。更要命的是,她们还用手机聊QQ,不停地“滴滴”。后来,我用无限温柔的声音说:姐姐,你们还不睡吗?我能感觉她们生气了,因为我听到架子床使劲儿咯吱咯吱几声,貌似她们扭腰扭屁股了。但那之后,QQ声没了,我就睡着了。

来藏之前,我有点担心出现高反。有朋友曾经高反厉害,半路就打道回府了。而且据说肺活量越大越容易高反。我就是属于那种肺活量很大的人,因为长年坚持锻炼,心跳每分钟56次,水下憋气1分20秒。拉萨第一天,我睡眠有点浅,还好没头痛。也许睡眠之浅是受到两个福建姐姐的影响吧,也许是有一点点高反。但是从那一天以后,我再也没有高反症状,在5190米的那拉根山口还和司机抽烟聊天呢。感谢我娘,她天天为我祷告.

第二天早上,我去了大昭寺广场。我曾经问自己:你到西藏看什么?我的回答是:看壮美的高原风景,也看独特的藏族民俗。这民俗,核心部分是藏族人对信仰的坚定和虔诚。既然如此,大昭寺是不能不去的。那里聚集了来自各个藏族聚居区的虔诚信徒,他们在广场磕长头、做佛事,你看了会有所思索与醒悟。

高原的阳光纯净而生猛,把我的镜头射成了金光万道的十字花。我独自在大昭寺广场转悠,不看工艺品市场,不看八廓街的旅游商品排档,只看虔诚的老壮妇幼。来拉萨之前,在兰州中山铁桥对面的过街天桥,我曾迎面遇到一对残疾人乞丐,男的瘫痪,女的侏儒,他们向我伸手乞讨。我当时目不斜视,擦肩而过。走了50米,突然心里不舒服,赶紧掏了零钱回头找他们,已不见踪影。所以在大昭寺广场,我见到确实需要帮助的藏族同胞,就大大方方地施舍,多到5块,少到1块,前后施舍了十几个人。我不知道佛能否见到我的善心,但无论如何,我心安了。人之求佛,求的难道不是一个心安吗?

白发长头,最让人心动
信徒坚定的表情

大昭寺广场。煨桑。
信徒表情
匆匆而过的看客,你怎知我内心的坚守?
更多精彩游记,在我空间http://user.qzone.qq.com.majiangweixin.cn/391583130/infocenter#!app=2&via=QZ.HashRefresh&pos=catalog_list

来西藏的人,大多不直接去纳木错,而是去林芝,因为纳木错海拔高,很容易高反;林芝海拔相对较低,可以作为高原适应的过渡地带。逛完大昭寺,我走上北京路,去找这条路上的两个著名的国际青年旅舍——平措康桑和东措,看有木有人拼车去林芝。我所住的暮野8264大本营,便宜是便宜,可是拼车的信息少,公共交流平台较小,不适合我这样的独行者。后来到了平措和东措,才发现那里一楼有个大大的交流平台,墙上贴满了各种拼车和求同行信息。尤其是平措,交流起来更为方便,以致一床难求。我在平措留了个求拼车的纸条,又花7块钱打了个人力车到东措。
平措康桑国际青年旅舍的公示墙
平措门口卖小饰品自助的旅友。我买了中间那个姑娘一个香袋,5块钱。都不容易,支持一下。
到了东措,我正在看告示墙,一个穿红色冲锋衣的端庄娴雅的妇人过来问话:“请问,这哪里有胶水?”我一看,她手里拿了一张纸,大概想在上面贴个告示。我说:“你找服务台问问。”少顷,她涂了胶水,“啪”一下把拼车告示贴在我鼻子底下。我一看,“拼车到林芝、然乌,4天,捡人。”正是我要的!“嗨嗨嗨。”我赶忙叫住她。
后来我想,这就是缘分啊。不早不晚,我们就在那个时候碰上了,组织了一个8个人的团队,开启了一程愉快之旅。领队其实不是她,是一个和他同来的小老弟,那人安坐在长椅上不动,等待愿者上钩。
在这里,我有必要向大伙儿介绍我们第二天出行的8人团队:
领队(召集人)小白,江苏南通,成熟稳重的靠谱青年;黄蓉,贴告示的那个端庄娴雅妇人,上海;小牛,温婉可人的成都妹子(也许骨子里麻辣,但我没看到);小新,宅心仁厚的湖北武汉;小谢,文质彬彬小帅哥,河南商丘。孟姐、小胡母女,北京;我,那马哥,来自安徽
在东措,我见到了小白、黄蓉、小牛、小新。一看这几个都是靠谱青年。我对第二天的行程有了信心。他们走后,剩我和小新在那儿聊天。小新也是独行,这孩子快30了,知道自由的时日不多了,赶紧出来溜达溜达。言谈举止,透着知性美女的成熟魅力。我们聊得很投缘。正聊着,旁边瞅了我们很久的大个子美女过来说:“两位是拼车去林芝的吧?我们有个车,丰田4500,正好缺俩人,越野车舒服,你们跟我们走吧。”我们说,已经和别人讲好了,毁约不好。美女说:“人在外,互相又不认识,管他呢。”我和小新相看一眼,一起摇了摇头。后来证明我们的坚守是对的,不然跟着那个因为互相不认识就可以不守信用的美女走,哪里会有四天嗨翻天的旅程呢。
聊到4点,我说咱们不能光坐着,出去看个景点吧。小新提议去哲蚌寺,我同意。哲蚌寺在郊外,我们打了个车,30元。快到哲蚌寺,又捡了个打车的姑娘莫莫,三人一起去哲蚌寺。辩经的时间已过,游客早已离去,哲蚌寺安安静静,不像大昭寺那么沸腾。我们消消停停地欣赏。白色的墙壁,朱色的屋檐,拾级而上的走势,彩色的经幡,以及斜披袈裟的喇嘛,一切一切,都是那么和谐。我们的心很静。迂回盘旋,求索上下,自拍而又他拍,直留连到天色近晚。
我和小新在东措门口聊得很投机。

哲蚌寺。相逢。
暮色下的布达拉宫。在平措5楼餐厅吃饭时拍的。

你要快乐你就跳


我们走得太快,要停一停,让灵魂跟上来。
——古印第安人
次日上午9点,我们按约好的时间在暮野集合。孟姐、小胡、小新、小谢打车来的。我和小白、黄蓉、小牛就住在暮野。车是小白9月下旬就在网上订了的,订的是一个正规公司的车(要不怎么说小白是靠谱青年呢),17座的金龙中巴,4天7000元租金,8个人人均800多元。车子10点40才到。但不管怎样,晚到的客人也是客,不影响心情。咱们开拔。
汽车出了拉萨城,沿着拉萨河蜿蜒东行。不多久,景色就逐渐展现开来。司机伍师傅是四川人,特能侃,人也很好,一路给我们当导游,见到美的风景就停下来让我们拍照,见到美女帅哥求搭车就拉他们一程。我心说,别激动,别提前兴奋,现在的风景只是与川西相似,真正的壮美风景还在后头呢。
一路遇到数不清的骑行客,有男的,也有女牛人。
车过5013米的米拉山口,黄蓉有点高反了,嘴唇发紫。她下车拍张照片,赶紧又回到车上坐着。我没什么感觉,看大家在等我,还小跑了几步。
米拉山口
因为交警限速,我们的车每小时只能跑60公里,有时到达下一个检查站还没到交警规定的时间,只好停在路边休息一会儿。为了赶时间,我们越过了巴松错(约定回程再看),当晚住在林芝八一镇宜宾宾馆。晚上11点才吃完饭,吃的是石锅鸡。我们的团餐是每人30元,一路都吃得很好,有肉有蔬菜。比起在拉萨吃藏包子(其实就是蒸饺)、藏面,我的胃还是更适应川菜。好几天没洗澡了,这天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(尽管水很小)。
有人说,风景其实不在目的地,而是在路上。这话没错。我们的旅途,一路都是风景。乘车不再是焦躁的折磨,而是一种享受。我们有说有笑,臭味相投,一路观看雪山、秋林、潺溪、朗空,讨论着各自的感受,度过了美好的时光。鲁朗镇扎西岗村是路边景色中的经典,是骑行和自驾客的大本营,次日我们经过这里时停车游览,被原汁原味的藏族村落所吸引,久久不愿离去。我向领队提出再给半个小时拍照,但孟姐有点身体不舒服,想早点走。得,咱得照顾老大姐。恋恋不舍地上车,心里想,下次来,我一定骑摩托车来,想停哪儿停哪儿,想停多久停多久,一次拍个够。
扎西岗村

草原上的藏女
尼洋河
斜阳照在山坡上

然乌团队,在波密“帅哥餐厅”吃饭。帅哥在相机后面呢。
川妹子小牛是我的摄影助理。外面下小雨,她到车里把我的镜头细细擦干。在此我要说声谢谢了。
米堆冰川
米堆冰川秋色
我们的团队
我们的伙食
一路经过通麦天险(14公里走了90分钟),畅游米堆冰川(离开318国道向里行进7公里),略下不表,因为有图为证。在波密“帅哥餐厅”吃中饭,晚上到达然乌。住4人间,每床50元。我那个床头写了一行字:夜里12点会有人敲床,用沙哑的嗓音说“这是我的床”。夜很冷,四周一团漆黑,风从我床头的墙洞里钻进来,呜呜响。有点小恐怖耶。
身上奇痒。擦风油精也没用。想来可能被毒虫子亲吻了。西藏厕所少,路上停车,男女各自找树林方便。我可能就在这时候被毒虫子缠上了。黄蓉就被蚂蝗缠上了,那小蚂蝗居然爬到了她喝水的杯口,还昂着头,黄蓉差点吐出来。睡不着,我等着有人敲床,但一直没有。等着等着,居然进入了梦乡。
去年十一在川西,和我一起拼车的一个南京帅哥是从然乌下来的,他给我看了他在然乌拍的照片,好美。所以这次我避开了3日到林芝的团,选择了4日到然乌的团。晨起,简单早餐后,我们来到然乌湖。果然是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湖。就像到了日内瓦,那份畅然的空阔,那种高爽的秋意,那股诗意的浪漫,由外而内,由眼入心,在心头荡漾回旋。我禁不住深吸一口气,用全付身心去品味,去留滞,想把这一份感觉永远保留在心间。
然乌湖
一起得瑟
我跳,我跳,我跳跳跳

巴松错。小牛、小新,我的哼哈二将。
巴松错

遇到的都是亲人 错过的都是无缘

那一夜,我挑尽莲花中的酥油,不为修行,只为在你的怀中安眠。
——苍山那马
千里搭长棚,没有不散的宴席。从然乌回到拉萨,我们散团了。一路欢乐,互相照应,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彼此留下联系方式,挥手告别。小白、黄蓉、小新、小谢要去日喀则,我和小牛去纳木错。这样很好。情太浓,容易受伤害。“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;我轻轻的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这样的状态,才是洒脱的状态。
临走时,小新送了我一管唇膏。这管唇膏,在西藏干燥的天气里起了大作用。我一直带到了尼泊尔。
回到拉萨,我住进了东措国际青年旅舍传说中的206房间。
这是一个男女混住的28个人的大房间,14张架子床有序摆开,墙上写满了驴友的留言,有明志的,有抒情的,也有宣泄性苦闷的。我本以为到晚上这里会很吵,但实际情况是,过了11点每个人都很轻声,显得很有修养。我的邻床是个漂亮的小女生,有个北京大哥过来和她聊天,声音很轻,我隐约听到了一点。大哥说:“那年我在法国塞纳河徒步,一不留神,闯进了吉普赛人的营地......”。说得姑娘一愣一愣的。“泡妞呢吧”,我轻笑。
在东措二楼的走廊里,我借了别人的笔,写下一行大字:“那一月,我一路西行,看尽佛塔,遇到的都是亲人,错过的都是无缘。”
我在拉萨又呆了半天。起床后洗衣服,用开水把衣服彻底烫了一遍,杀死那些肆无忌惮咬我的毒虫子。在东措二楼的走廊上把衣服晒上。去邮局给朋友们寄明信片。然后到大昭寺磕长头。夫人给我打电话,说她去年来时在比日神山许了愿,现在愿望达成,让我去还愿。但比日神山在林芝,那天我们经过时,天已经黑透了(因通麦天险塞车3小时),我没能去还愿。比日神山是苯教神山,在拉萨周边再没有苯教的神山,只有大昭寺是各方神圣的集大成者,所以我决定去大昭寺磕几个长头。
在旁边藏族大姐的指导下,我磕了6个长头。
磕完长头,我渡步来到雪域餐厅旁边的甜茶馆喝甜茶。在拉萨喝甜茶,喝的是氛围,是文化。一个长条桌,人们挨个坐下来,每人面前一个杯子。有服务员过来倒茶,一杯收6毛钱。再续再收。茶馆里绝大多数是藏族人,间或有内地游客,脸上有压抑不住的兴奋,非常显眼。
快11点的时候,我给小牛打电话,告诉她东措门口每天都有发往纳木错的班车,头天下午去,次日上午回,游客可以看到纳木错的日落和日出,每人160元(含门票)。她说她又在所住的“尘埃落定”捡了一个姑娘,叫空空,也要去纳木错。我说一起吧。约定了1点钟集合。
空空后来我见到了,是个“海龟”女硕士,宁波人,抽自卷的烟丝,显得很潮,很另类。但她到纳木错时高反了。上到5190米的那拉根山口以后就高反了。加上心情不爽,那晚她在“放牛娃旅馆”的伙房门口嚎啕大哭。没人去劝她,知道她可能有别的原因,百感交集。哭完了,小牛递给她一条毯子,她披上毯子就跟我们去湖边看星空去了。
我感觉到,空空看似满不在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脆弱的心。而小牛,外表温婉柔弱,内心却比空空坚强得多。
在去纳木错的车上,我认识了一个叫“光线不是一切”的北京老弟。这老弟是个摄影发烧友,靠着一只二手的尼康D200相机,走了中国、外国好多地方,拍出了不错的照片。这是一个热情阳光的man,我很喜欢。那天,我们共同冲顶到纳木错湖边的山上拍落日,在星光璀璨的湖边拍银河,在清晨清冷的湖岸拍日出。拍星空的时候,湖边寒冷透骨,小牛披了睡袋,空空裹了毛毯,“光线”的同伴也穿上了厚厚的羽绒衣。我因为没带相机遥控器,右手长时间摁住B门,冻得发僵。可以说,每一张照片,都是一种奉献。后来几位女眷实在受不了,回旅馆了,我和光线还在拍。“光线”雪中送炭给了我一只手套,让我倍感温暖。我心说,陪我看星空的原来是个帅哥啊,我们有缘。
湖边的星星又大又亮,仿佛伸手可摘。

圣湖之波


晨曦中,“光线”拍照很投入。
我的助理和“光线”的助理
很冷,姑娘们躲在石头后面。(这张照片是光线的助理拍的)

回到旅馆,我接到一个手机信息,心里有点不快。
去纳木错之前,我在公示墙上看到了拼车去樟木的纸条,就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。是个女的接的,她说她找了个12座的车,现在才7个人,要拼5个人。行程是2天,第一天住定日,第二天到樟木,沿途经停羊卓雍错、宗山抗英城堡、日喀则等景点。这正是我计划的行程。我说我跟你们走,但我手机快没电了,到纳木错插上电才能开机,你有什么晚上再给我电话,我跟你们走不会变。结果我一开机就看到她的信息:“我们人已满,你另外再拼车吧。”
她把我闪了。
早知这样,我来纳木错之前就在东措发布求捡信息了,那样拼车的时间还宽裕点。这不是耽误我吗?
这个女人,跟我没缘。她后来又闪了我一次。您听我慢慢说。
从纳木错回来,是下午1点。我赶紧在东措的公示墙上发布求捡信息。不多会儿,就有人给我打电话。是个男生,姓王,他说他们租了个丰田4500,已经有四个人,还差一个。一天耍到樟木,每人500块,加上我一共三男两女。我因为急于走,虽然觉得一天赶到樟木太累,还是答应他了。这边刚订好,那女的又打来电话,说她被几个女大学生闪了,问我还拼她们的车不?我轻笑一声,说不啦,我已经订好了。我心说,我宁愿一天走到樟木累一点,也不跟不靠谱的在一起。放下电话不到20分钟,小王又打来电话,说那女的也给他打电话了,他也觉得一天耍到樟木太累了,干脆我们5个都拼到那女的车上算了。
还是没躲开那女的。
傍晚,我,小王和那女的(她说她叫小溪)在东措一楼见了面,定下了第二天集中的地点。小溪其实是挺漂亮的一姑娘,高高的个子,瓜子脸,白皮肤,像藏族人一样辫了14根小辫子。漂亮归漂亮,在我心中,总归是不靠谱。
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。
夜里12点半,小王打我电话,说小溪及她们一起的5个人又不去了,说是只带了护照,没带身份证,边检过不了关。这样,12个人的车,就剩了7个人,加上后来从候补位置递补上来的一个姑娘,8个人,分摊3500块钱车费。第二天,费了点周折,8个人坐了12座的一辆江铃福特上了西行樟木的路。
有缘的自然会见,无缘的错肩走远,道理就这么简单。我在东措二楼的留言一语成谶。

雪山下跳起激情探戈

不苛求成功,只追求丰富;不在乎结局,只演绎故事;没有终点,只有旅途。
——苍山那马
又是8个人。跟拼车去然乌的团队人数一样。
原谅我啰嗦,我还是要把我们8个人的团队向诸位介绍一下:召集人小王和他的女伴,北京;林妹妹,北京;周超,湖北;小徐及其未婚妻小陈,山东;小凌,女大学生;我,那马哥,安徽。不知诸位注意到没有,我这一路,极少遇到安徽人。准确地说,从西藏,一路行到尼泊尔,我就没有遇到除我之外的第二个安徽人。虽然这只是旅游,很难说明什么问题,但我还是觉得安徽人是不是有点过于封闭了,是不是有点OUT了。因为,往往在不能说明问题的地方才透露出含金量极高的信息。尼泊尔人,只知道四个地方: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,往往他们问你:Where are you from ?你说安徽,他们一脸茫然。你说neer shang hai ,他们就会恍然大悟。安徽,在开放上需要雄起。
8个人的团队,从拉萨一路西行,经羊湖、卡若拉冰川,中午到达江孜县城吃饭。羊湖,其实就在路边上,无所谓景区不景区。但就在我们将要离开羊湖的时候,从山坡上冲下来一个藏族少年,要收我们门票。经反复协商,8个人买了3个人的门票,120元。卡若拉冰川下雪了,大家下车,在我的提议下,照了此行第一张、也是唯一一张合影。
羊湖
又是8个人

扎什伦布寺

宗山城堡下遇到的东北骑行哥,他晒得可真黑啊。
我一直认为,当领队不容易。领队要操心一行人的吃住行,要和驾驶员沟通,更困难的是,这只队伍是天南海北拼凑来的,秉性不同、口味各异,听你招呼是给你面子,不听你招呼也是正常。遇到难缠的,你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协调不了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一路西行,都是求捡,从不捡人,避免当领队。也正是出于对领队的理解,我一路都主动配合领队,给领队架相。
到定日县城的时候,已经晚上10点了。赶紧找一家川菜馆吃饭。山东小情侣要吃面条,其他人有要吃米饭的,有要吃馒头的。领队小王脸拉下来了,罢工,不点菜。我只好出面去做工作,一个一个征求意见,协调大家吃一样的饭菜,谁让我是老大呢。我自己出钱,整了点酒,让大家乐呵乐呵。旅游嘛,就是要找快乐,千万不能拉长脸。酒酣耳热之际,北京的林妹妹提出,明天经过希夏邦马峰,要和我跳一曲探戈。跳就跳,哪锅怕哪锅?拉钩。就这么定了。
第二天早上,大家没吃早饭就上路了(原因是早饭要18块钱1个人)。我拿出自己的巧克力派和驾驶员那木郎分吃了(那木郎是个老实的藏族好人,下次我去西藏还要用他的车)。吃完早餐,我打开车窗,平时上午不抽烟的我,突然觉得闷闷的,想抽一支烟,于是点着了火。刚抽了两口,后面领队小王就没好气地说:“你抽完了没?关窗关窗。”我赶紧把烟掐了,关上窗户。
从那一刻起,我就萌发了脱离这只队伍的念头。我得为我的快乐负责。在我的内心深处,觉得所有外在形式纷繁华丽的宗教都不靠谱,我虔诚向佛的唯一方式就是与人为善,尽力去帮助那些确需帮助的弱小孱病之人。但我同时认为,善良不是构成个体一生好运的充分条件。人的一生,要想有好的命运,需要向善,同时还必须要有一点点智慧,一点点坚强。缺少智慧和坚强支撑的善良,是迂腐无用之善,终归会堕入“马善被人骑”的境地。我旅行,是为寻找快乐的。这支队伍太闷,没有给我应有的快乐,我做了我应该做的,就该果断地脱离。尽管山东小情侣、大学生小凌挺依恋我,但我不会被人所左右,到了樟木就要抽身独行。理论上说,我对任何人没有责任。
希夏邦马峰到了,连绵的雪山横在我们眼前,近在咫尺。阿木郎主动停车让我们下来观景。林妹妹,好妹妹,还记得昨晚的约定,她说,来吧,那马哥,探戈探戈。我左手牵着她的手,右手轻揽她的腰,在无伴奏的天地舞池里,籍着心中的旋律,和她用心跳了一曲激情探戈。雪山为证,周超的相机为证,那一刻,我很快乐。
后记:从尼泊尔回来几天之后,我才得知,小白、黄蓉、小新、小谢他们从日喀则回来,前往纳木错时,车子在当雄出了事故,侧翻了。原因是下雪路滑,车速较快。还是伍师傅那辆车。事故发生后,小白和小新等一起把黄蓉用救护车送到拉萨住院观察,一天后医生说没大事,出院回家。纳木错最终没去成。小新说,那是她在西藏最累的一天。这姑娘待人真诚,会有好运的。在此,祝福她,也对黄蓉妹子表示深切的关心和慰问。
返回原帖
收藏本帖

网友评论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  • 推荐评论
  • 全部评论
  • 强强__伪球迷 回复


    羊湖那张美呆了,那哥说实话,安徽要么不出人物,要不就是大大的人物。

    • 那马

      雪山下  跳起激情探戈

  • 强强__伪球迷 回复


    亲人,无缘;好诗意的文字,有意境有深度,照片很美,星空很纯,感谢那马的坚持和你的单反

    • 那马

      遇到的都是亲人 错过的都是无缘

  • 居士1980 回复


    人的一生,要想有好的命运,需要向善,同时还必须要有一点点智慧,一点点坚强。强烈支持。

    • 那马

      宗山城堡下遇到的东北骑行哥,他晒得可真黑啊。

  • 玩着玩着就扬土 回复

    兰州玩的真开心啊,只有心底无私的人才会如此的快乐。附送一张去年拍的翔片,祝兰州能像片中的雄鹰一样............

  • 玩着玩着就扬土 回复


    在高原拍照真心辛苦啊,每次屏住呼吸完成构图按快门这一连串的动作后都会憋得不想活了

    • 那马

      晨曦中,“光线”拍照很投入。

  • T_perfect. 回复


    我觉得对于我这种特别喜欢户外的人来说 我不怕累,因为每次当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沿途的风景,每一次登上山顶瞭望眼下,没有什么事情是放不下的,也不会感觉到累了,因为我感觉值。

    • 那马

      真的把户外当职业,未必幸福。因为啊,当你累了需要休息的时候,你还得去户外。

  • zz1984 回复

    呵呵,这探戈!是最美的探戈、是心灵深处的舞动!谢谢分享!

  • 那马 回复


    真的把户外当职业,未必幸福。因为啊,当你累了需要休息的时候,你还得去户外。

    • T_perfect.

      如果我能像别人一样把户外当职业就好

  • 快乐王 回复

    东北帅哥黑的像尼泊尔和印度人,探戈动作不优美、力度不够

  • 小米山 回复


    善良不是构成个体一生好运的充分条件。人的一生,要想有好的命运,需要向善,同时还必须要有一点点智慧,一点点坚强。缺少智慧和坚强支撑的善良,是迂腐无用之善,终归会堕入“马善被人骑”的境地。很赞同你的观点,希望有机会同行。

    • 那马

      宗山城堡下遇到的东北骑行哥,他晒得可真黑啊。

作者写的很辛苦,随手赏个评论吧!

更多 222人已评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登录|注册

评论
关闭